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返回列表 发新帖

[仪友声音] “触电”二十年之历程

[复制链接]
发表在  2018-1-18 20: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触电”二十年之历程
为了呼应那篇游记,我也将此文定为11篇,取一心一意之意,内容就不详细再写了,三个晚上的辛苦,本文已经接近万言了。是参赛要求的20倍了,怕是不合规格,没关系,本身也没打算参赛和获得什么名次,重在参与,旨在回溯自己的学习生活经历,作为备忘录,为今后写自传打基础,积累资料,同时抛砖引玉,愿广大网友都能写写自己的维修和学习的经历,无论是苦涩的或者是甜蜜的,成功的或者失败的,都没关系,江东弟子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古今名士尤喜剑,
    历来豪客最爱酒。
    剑圣酒仙皆自诩,
    酒展豪情剑做歌。
    后辈无须羡先贤,
    上天生我意若何 ?
    偶得电子双刃锋,
    二十年来历坎坷。
      个人简历(代序)
    UFO,本名张奎旺,河北衡水人,1977-?性别:男,民族:汉族,生日:与龙共舞,爱好:电子产品维修,电脑网络,评书,相声,文学,古装、科幻、恐怖电影,经典老歌、戏曲等。自从上网之后,诸子百家,文学艺术,自然科学,人文地理,历史典故,无不涉猎,受益匪浅。最爱看的电视频道前三名(排名要分先后):中央10,CETV-1,中央-6。
1。我的父亲,亦师亦友
    有人说,学电子,搞维修,必须要有兴趣,没兴趣那是强求不来的,很多求学的人,因为没有恒心和毅力,最终放弃了家电维修这一行,所以说,能从千百人里拔出一个真正的,够格的维修从业人员,本身就是在技术上过关斩将,拼杀出来的上将了,我认为这话说得真的不过分,说白了,就是要有一种精神---我爱家电维修。
    说起我的“触电”史,那不能不提一下我的启蒙老师---我的父亲,相信象许多与共和国同龄的,经历过自然灾害,经历过十年文革的人们,都是多才多艺的人,且不说吹拉弹唱,俄语,以及领袖诗词,语录这些“必背”的作业,一些简单的机械加工,铸造,机械设备维修,木工,瓦工等等,总能令人在最简陋的条件下,为自己创造最基本的研究条件,只要你有这个心思。我的父亲有幸在衡中的初中的时代,认识了一位物理老师,好学的父亲,终于赢得了那位老师的好感,他对我父亲业余时间,投身于维修行业,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也为我耳濡目染,奠定了至今20年的电子制作和维修生涯的基石。
    记得我还很小时,父亲就在家里制备了一套维修家什,改锥钳子之类的吧?还自制了一块万用表,要知道,在8X年的时候,一块完用表可不是普通工薪阶层的人能买得起的,一个月的工资好象也就30来元吧?自己做一块能将就用的表,可就省多了,父亲自己用自制的木工工具做了个木匣子,从一个不知道什么报废的设备面板上取下一块50微安的黑胶木表头,用两个多层开关组合,用普通袖珍收音机的小开关电位器,焊长了轴,并加工了个旋钮做了调零电位器,用了大量的利用品业余品的1/2W绿色炭膜扁脚电阻,经过刮膜后达到需要的值,然后装配成一块双钮的类似500型样式的表,这块表助他度过了最困难的维修初级阶段,直到几年后买了第一块自认为灵敏度精度都很不错的经典表---MF30,之后,还保留了它很多年,为了维修和调试收录音机,装调黑白电视方便,父亲还自制了一些小仪器,现在还没被我破坏的有一块木壳的可以换5种LC回路天线头的栅倾表,一个木壳的中频/音频信号发生器,一个用电子管中周铝壳做的信号注入器等,都是从《无线电》杂志上介绍的文章中遴选和仿造的,那时候,买点件都“相对”不便宜,所以元件奇缺,这些东西都是用拆的旧件或者买的利用品元器件如白壳的3DG6C,塑封3DG57,3DG202等做的,虽然外观很平常,但很实用。如果真的象当时那些专业的搞维修的人一样,买那么多仪器设备,怕是别过日子了,根本想也不敢想。
2。我的童年,画图实验
    我印象里,从小就没有几样买来的玩具,因为我小时候,母亲有病,不能上班,家里开销,全靠当时在枣强畜牧水产局工作的父亲那几十块钱,我印象里小时候父亲给我做过弹弓,还有用罐头瓶铁盖做的利用其弹性形变效应,弹小石头的最原始的玩具,不过在我印象里最值得怀念的是那块父亲做的通表,那是用一个5合板的木头盒上边打了个圆孔,按了一块圆型的面板表,串了个电位器,和两节电池,引出两根线,一碰两根线表针就摆动,就如同90多年前,爱因斯坦因为好奇,迷上了父亲送他的指南针,我也是因为这次机缘,对电产生了兴趣,而且那时的我比爱因斯坦开始迷指南针的年龄相当,巧得是,我的出生时间比他晚了98年,只可惜,他27岁就提出了狭义相对论,而我如今都接近而立之年了,却没什么成就,真是愧煞先贤了。
    我的儿童时代就是这样度过的:从学校里扔的垃圾里找出各种报废的化学实验器械和试剂,充分利用,学爱迪生那样,兑来兑去,就是图个好玩,好在没出过什么危险也没闯过大祸,这些东西在8X年上小学大概三四年级的时候,因为搬家又被我母亲扔掉了;上学后,每天中午晚上的,就将手里收集的一大堆废元件啊,捡来的电池,汽车上换下来的继电器,以及维修先行者们换下来扔掉的老式热保护器,旧电池,灯泡等,茶几抽屉里满满当当的全是拣来的能点亮电珠的电池,当我自己用导线和玩具电机,自制开关,灯泡组成的一个带照明的小电扇时,面对着自己的第一件作品,整夜将它放在床前,一会打开,一会关了,最后就这样开着睡着了,直到电池耗尽。
    后来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从农校的兄弟单位---农科所,跳墙头上学回来时,无意中拣到两块示教板,有电磁铁有电感线圈,还有导线、接线柱和开关等,虽然残缺不全,但我还是弄回家来,毕竟那个年代不象现在,弄点实验材料真得很不容易,何况当时父母并不支持我搞实验,理由是影响学习,甚至有时候父亲为了让我彻底断绝念想,将他那工作台的抽屉和装工具和元件的柜都锁上,但我还是有办法,能偷就偷,找钥匙,实在不行就从抽屉后边伸手进去掏烙铁,没有万用表就拿电珠和电池代替,测量通断和判断极性,没有父亲自制的用724 IC做的稳压电源,我就用从老家得到的袖珍收录机上的可调6档分档电源来实验,多少次被烧毁的三极管烫伤了手指,多少次被不听话的烙铁在手上、胳膊上留下焦黄色的焦痕和烤肉的味道,我没有退缩,虽然那时候我还没“认识”孙中山先生,更没领悟他那“吾志所向,一往无前,越挫越奋,再接再厉。”的警句的内涵,但我坚持下来了,手与烙铁头的接吻次数越来越少了,焊接技艺越来越高了。
    从三四年级开始,我有空就在家翻阅父亲订的各种报刊《家用电器》《电子世界》《无线电》《现代通信》《无线电与电视》《电子报》《北京电子报》等等,而且摘录其中简单的有意思的电路画到自制的本子里,有空就拿手头的元件实验,当然,成功故可喜,失败也欣然,当时对三极管的认识还很浅薄,只是按实物图施工,实在没有实物图就想当然的安装,烧管子是家常便饭,当然对管子认识是一方面,有些图本身就有问题,于是,我就成了失火的城门,那些管子也就成了护城河里的鱼了。
    抄图纸的爱好一直坚持到初中时期,而“实验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却使我终生受益,比起现在的有师傅带的学徒们,我可算是够愚钝的了,我光认识三极管,从知道它的名字,到真正能从外观区别三个极,就用了3年时间,真正用万用表来区分其极性和基本好坏,那竟然用了漫长的5、6年时间,不怕大家笑话,到99年门市开业,有时侯吃不准三极管好坏,还要我父亲审核一下。
3。破烂人生,少年时代
    小学的时候,有一天下着蒙蒙雨,我们上学路过二院(当时是县医院)门口,我发现路边的一堆垃圾里有大量的电子元件,还有若干只电子管,都说是情人眼里出西施,那时的我对西施不感兴趣,但对于有电子元件特征的东西特感兴趣,虽然离上学的时间不多了,我还是停下来,将几只完好的电子管和部分电子元件拣出来,电子管就放在书包里了,元件太湿,就用一塑料袋装了几把,剩下的就顾不上了,听天由命吧,这些是我第一批“白来”的元件,我的实验材料又多了些,不过限于当时的条件,也只能是通过低压实验来证明理论,其中有只个头和外型类似6P3P的二极管,就三条腿,很长的裸灯丝,接上6V电压就微红,用表的RX10K测量正反向电阻,真的如书上说的,有很大区别。
    上小学时,路上偶尔能拣到的跟电有关的东西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也曾得到过几节老电话用的零号电池,以及军用的方型零号甲电,这玩意虽然电压也是1.5V但容量大,寿命长,特别适合做实验。
    上初中后,在衡中上了两年学,衡中门口一边是皮鞋材料厂,一边是个军分区,那里曾经多次向外大批的扔电子元件,都是全新的,那时候,在军分区门外对面就是农科所的墙头和废水沟,每天在沟边能聚集了成百的人们在各取所须,有老头老太太,有学生,有各种不同的人物,俨然成为一种人为的景观了,我们只有放学后才有机会拣点,都是人家挑剩下的了,当然也就是些碳质电阻,薄片的瓷片电容,云母电容等,难怪宁师傅“盛赞”我和小禇是“拣破烂的行家”,我想,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才知道弄点实验材料是多么的不容易,更应该明白,一旦爱上这一行,要想罢手是多么的痛苦,曾经见到很多同行说要转行了,我想当时他的心情一定也跟我一样。以至于开门市后从略赢利到一年白干,再到入不敷出,甚至到流水都不够房钱,自己倒贴钱来维持,诚然,在经营上我是一个失败的老板,在技术上我是一个半瓶醋,孤陋寡闻,少于交际。但就算“一日归,为臣虏”做了“违命侯”,我也依然保住了半壁江山,希望在,梦就在,何妨从头再来,总有一天我还是会东山再起的。
    在日常生活中,也有邻居、朋友,农校的员工、老师们,偶尔也送些电子产品或是早年积攒的电子元件给我,我都是尽量将其修上,既琢磨透了原理,又能使维修水平和眼界开阔一点,9X年前,我们家没有录音机,电视还是父亲用12寸木头牡丹壳装的KC-HA6片昆仑机板子,装的黑白的,一直看到了90年,才借钱买的黄河47C-III彩电,每次父亲修收录机我总很幸福,因为修好后有段时间,我就能用一阵录音机了,家里当时没多少磁带,都是父亲出去买的便宜磁带,回来用别人的录音机改录点别的,家里只有一台亲戚送的南海汽车收放机,配上专门的俩喇叭箱子,整流变压器,面板上还有两排指示灯。作为家中的欣赏音乐的机器,再就是一台三用电唱机,和几张当时满街地摊上摆着卖的,几毛钱就能买到的薄膜唱片,歌声伴随我们度过那段平淡的岁月。
4。立志苦学,时差颠倒
    如果说小学时期的小制作都是小打小闹,不算做真正的维修生涯,那从90年到如今的十七年可算是真正涉足维修了吧?90年夏天,小学毕业,暑假在家没事,三伯送我一台被小孩“祸害”了很多元件的环球714收音机,可巧家里有两本收音机图册,就有该机的图,而且当时我的元件也算有点规模了,于是,决定拆旧盖新,于是先将上边所有的元件都拆下来,然后按图施工,一个元件一个元件的测量和安装,记得好象用了两天时间,连安装带统调,非常成功,以往做实验最多不超过4个管子。可以说这次是很大的进步。对我今后的维修生涯有很大的影响,91年暑假我开始做收录机,10¥买了个1全铁机心,自己用简陋的工具做了个电机固定架,按了个旧电机,用一录象带包装软塑料盒做了外壳,到处掏洞,按各种插座,板子是从郑州东明邮购的AN7170为功放的砖头机录放板(虽然板子是现成的,但电路还是要自己剖析,琢磨出如何应用),做了很多改进和不断的完善,甚至最后采用了交流偏磁和抹音技术,当时录一些电视剧的主题歌,和相声都很好,在没有买收录机之前,我对其录放的音质和效果已经很满足了。92年暑假我用了好几个通宵,完成了以AN7170板子组装的录放卡座的设计和定型,那时候真的是如痴如狂,每天就是早上6点才睡,睡到中午11点多,下午一直到天亮前,这些时间都在琢磨和制作,颠倒的生物钟,一直到99年门市开业后才逐渐纠正过来,这些年中,我一直被我母亲戏称为“半夜侯”真应了古人的一句话了“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立志时”。我认为,午夜到天亮这三个更次,这个时间段,最少人打扰我的思路。最终,一个以“6路断线报警器”铁壳为主体的,一个有前脸的老卧式机心为运行机构,TDA2822M功放,电平表+LED两用音频电平指示的带音量/音调调整的伪立体声声道单卡卡座,就成功了,我用它录音更觉得效果好了,因为它是真正独立设计的双管的交流偏抹的机器,较之第一个机器的单管偏磁的设计更先进些,在不断的制作改进中,不断的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和认识水平,“人只有永不知足,才会有不断进步”,总之每年夏天都要做出一两样,值得当时的我难以忘怀的东西,至于其他小实验,也免不了,我的假期的每一天,都是在自己那面积不过四平方的小屋里,“手不释烙”的夜以继日的工作着,那么热的天气,人家都在外边纳凉,我却在屋里流汗,一天只是上厕所才出来“放风”一会儿,难怪那些年邻居都问我妈,你们家小旺到哪里去了?怎么老不见他啊?
    直到93年前后,听说恒利商场处理收录机和其他电器,我和父亲带了点钱,就去踅摸收录机去了,结果花了100¥买了一台不过电的,但却是同系列里最高级的咏梅双卡收录机,慢开门,交流抹偏,电脑选曲,高速复制,一个卡采用双向走带,原本以为要大修,不料打开一看,竟然只是前后连接电源和喇叭用的插排没插上而已,插好就一切正常,这机器让我着实美了好久,我不断进行改造,增加了超速复制,可以使复制速度提高到5分钟复制一面60分的带子(按电脑光驱的定义可以叫6X了吧?)在TA7668的录放输出处增加了两个三极管放大的电路,作为外录和对录的监听功能,避免有时候因为功能钮操作失误,使挺好的歌曲或相声等节目失之交臂,作到“所听既所得”。
5。昙花一现,逃学生涯
    初中时期,除了以上这些,还认识了同院住的一位比我年龄大不止十岁的老大哥,他的父母都在学校工作,身居要职,他退伍后,也被安排在学校的实验室,负责教学仪器维护和维修,无奈却又很难得的是他对电子是七窍只通六窍,想跟我父亲学点,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如愿,后来就拉上我,让我教他,从此,我一有空就往实验室跑,做做实验了,修点东西了,甚至后来对学校里的老师私下里开始服务了,只为练艺,公家出资,我们出力,免费修活儿(就是干私活),他曾对外宣传:“张老师的儿子在我这里,有什么东西坏了都拿过来修啊。”就这样,我跟他从上初中时认识,到97年我上农校宾馆上班我交出他实验室的钥匙为止,我们共事了好几年,他是直接从收录机彩电入手的,收音机还是修不了,从最初认识他就为他那自己装的收音机不响,到最后他把收音机都修烂了,也没真正好用过。
    初中还带过几个同学,也是利用上课和业余时间学习无线电,有位年长我两岁的有艺术细胞的同学,利用上课和业余时间将我的好几本书都抄走了,包括其中的图和实物图(他字写得好,画得也象,实物图的阴影都画得跟原图一样,而且多才多艺,什么也研究,先是学气功,带我们5、6个人逃学出去“采气”,后来又研究UFO现象,我也受他传染,也曾经感兴趣了一阵,以至于后来的网名就用它了,他还喜欢钓鱼,又喜欢研究所谓奇门遁甲,经常神神道道的说话一点谱也没有。曾经有段时间他对电子的爱好也达到了顶点,整天惦记着摩机,拿磁带和能得到的元件们,跟我换当时我手里也不多的钽电解,CBB电容,红宝石电解等,回去就用到他那小破收录机里,后来又先后偷着从他父母的存折里取钱300多买了个大燕舞收录机,又花300多邮购了一台垃圾卡座,还不断的摩,真是走火入魔。
    说起我的学习成绩,除了二年级转学到南门口小学后,第一年年终考试语文100,数学99,跟班长并列第一名外,此后是一蹶不振,不过也许是天赋,我的语文水平始终凌驾与数学之上,小学多次被老师叫家长,多次差点被开除,到上初中时第一年,班里65人,我排行41位,还曾经任过数学课代表,但同年的一次考试,我竟然是“倒第一的兄弟,倒第三”而且这种情况没有多少好转,所以初三就被分到慢班,从此自暴自弃,为了躲避班上那些上课就敢抡棍子干仗的五大霸王的骚扰,我们几个文职学生只好开始了逃课的生涯(就是去采气,看打兔子,到因为扩宽国道,而新挖开的坟前拣铜钱和脑袋壳子,天黑放学前回去拿书包),我们也很无奈,说起来是无辜,如果不是分班造成的三六九等,让我们自卑自弃,我们也不至于如此啊。
6。锤炼雕琢,中专进修

    初三后半年,我们全被赶回家等着拿结业证,在家的时间,正好专心研究,结业后,本想报考农校的,不料因为听差了,没报志愿,晚了好几天再报农校,老师说早过去了,只好报了技校,结果考试时好几门才一共考了221分,哪里都不够录取的,后来父亲决定花钱自费上铁路电气化技校,因为基础差,而且去得晚了俩月(9月才入学)第一年,有4门不及格,在学校的会上,我和其他一些同样的学生被提名(当时的感觉就象公判大会准备枪决的犯人一样),校方宣布我们这些人全部开除或者交500¥罚款留校,我一赌气决定不上了,本来就不想上,父母不同意,最后交了钱继续上,现在想起来,这是一个决定我一生命运的关口,如果不是父母坚持,我现在也许真的淘大粪,卖冰棍去了,哪里有资格在维修界里遇到这么多朋友啊。随后的两年,可是我一帆风顺的时候了,因为是专业课,我都有功底,而且作业写得也鹤立鸡群,独树一帜,除了《电机和变压器》《BASIC语言》这两科没太用心,其他的考试没有下过90分,主讲《仪表使用与测量》的班主任徐老师特别给我“开小灶”,每节课都要先叫我露露脸,不讲课先问我还没讲过的内容,并且把我当子侄对待,60岁的《电力拖动》苏老师跟我成为忘年交,在技校的3年确实学到了很多理论知识,也奠定我日后的维修事业稳固的的基石,这虽然是我人生中的一小步,却是我维修生涯中的一大步。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伟大的转折点。


    7。四处打工,增闻广识

    毕业后的我,在家足足忍了一年多,每天还是颠倒着生物钟过活,母亲的厂子不景气,发不出工资,职工都是自己卖了秋衣秋裤来顶工资,母亲每天骑自行车到各村各处去转,去卖衣服,有时被城管的追罚,有时被人赶,一上午跑几十里地,辛苦自然不必说,一件秋衣多则挣3-5¥,少的时候连5毛的赚头也得卖,最惨的时候,在一个“小偷村”里,一上午(其实就一会儿时间),就丢了近10件衣服,等于赔了好几十块,母亲又伤心又生气,见我还没有工作,更是着急,后来97年农校宾馆开张,我们一个胡同的几个“发小”,都在那里边工作,先是保安加维修工,后来又被调去管库,身兼“库头”“维修”“音响师”“杂役”工资只增加了30¥,一天工作16-20小时,一天两顿饭,每逢10点开饭,虽然不情愿,但为了那不到250¥的工资,也只好忍了,就这样还要受外行老板的气,跟我一起进来的那几个,曾经都是我的手下,后来都爬上去了,不是部门经理就是领班,我从一开始的保安副头,转成了三孙子,是个人就能管我,说罚就罚,在这样的氛围里,推卸责任成了传统和风尚,出了事,老板总是对的,可以把责任推给部门经理,部门经理会找领班出气,领班继续找替死鬼,哪座庙里没有冤死的鬼啊?最后还是把我豁出去了,我这种人,一,不屑巴结那些权势,二,说话不琢磨,不会转弯,三,脾气直来直去。所以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如同年羹尧一夜降了十八级,管得事越来越多,官是越混越小。最终被小人逼得愤然辞职。在这一个小小的世界里,经历了社会的各种丑恶现象,看透了世间百态,体会了挣钱的不易......
    后来,在一位曾经在农校宾馆上班,因为看不惯里边勾心斗角,而早我一步辞职的同事,给我介绍了一个
地方---某旅游招待所,起初因为工资待遇没谈好,我只好回来,后来又因原来的音响师知道被炒,为泄私愤,将所有的线全部剪断,又胡乱接起来,令全部设备瘫痪,我的朋友只好再次请我出山,用了3个多小时将10来个包间的视频,音频,点歌等线接好,全部恢复,但那里 仍然没有使用我的意思,只是道了几声谢,要请我吃饭而已,又过了没多久,新招的音响师忙不过来,应付不了,招待所只好通过我朋友再次找我,同意按原音响师的工资600¥聘请我,在职期间,我是勤勤恳恳,每天上班前检查设备,有问题立刻就解决,后来他们给我派了个帮手,是他们上边一个厂里的电工,我心眼太实了,没看出他们的心思,我给他们培养了一个音响师,同时也为自己的事业培养了一个掘墓人,只干了一个月,他们借口过秋放假,将我打发了,他们也怕我再学前音响师再给他们捣鬼,因为我的“能耐”太高了,如果我再给他们捣乱,只怕更麻烦,何况将来万一再用我,不至于因为撕破脸无法收拾,“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就这样我被和平辞退了。
    拿着600¥的工资,我就琢磨买什么好了,相中了广东潮州一个邮购部(好象是华田还是什么的)的TEDELEX 牌TMC230型组合音响,由6件组成的,分别为收音头,均衡器功放,双卡卡座,CD,俩音箱。回来用手头的原声磁带和我自己录的音乐比较,才发现其不同之处,噪音确实比咏梅录的要大一些,动态效果也差些,用它放了一张当时唯一的一张试机效果碟,果然不同凡响,真是爽死了,风雨声,雷声,摔玻璃杯声,虫鸣鸟叫,山泉,鼓乐,的曲,火车声,《命运》,以及最后的某电影的部分效果声(直升飞机,枪战,人声,喘息声等)都表现的淋漓尽致,这款470¥的机器确实物有所值,我一买回来就有了动手解剖的想法,没两天,就将CD部分与原机器分开了,之间的控制线和音频线都用手头能找到的插座插头连接,以便将来可以独立使用和改造CD为VCD,圆我拥有VCD的梦,同时我还汇款向两处分别邮购了几十元的BL9149/BL9150遥控解码IC,和价值200¥的一体化万能解压缩板,遥控心片先回来的,我是有预谋的,因为我为了满足好奇心,剖析了整机电路,(不包括CD)以至于机器重新装好后主机部分OVER掉了,后来又自己分析电路工作状态找出原因,修好了,CD部分,没有遥控,却有遥控心片的位置,我只剖析了遥控部分,发现这个10功能遥控的图与北京电子报95-96年介绍的BL9149(BA5049)如出一辙,手头又有几只功放用的遥控心片是9148,所以遥控不发愁了,就差解码心片了,心片一到手,我就先把CD的遥控9149装好了,经过少许困难,最后终于成了,每个设计好的控制量都是用1815类管子CE饱和来完成的,与面板的键并联,其中有两个控制量(快进快倒)不能用对地电平控制,最终用自制的光藕代替了,终于定型,又为BL9150刻了块大板子,使用其中几路控制信号,分别完成了主机的待机,电平指示控制,增加的拆自熊猫彩电的卡拉OK电路的控制,将主电位器换成电动的,为其制造了驱动板,对驱动板控制,甚至还增加了高速播放和复制的遥控控制(需要破解原机设计的条件互锁电路,两个卡不同时送电,录音电路不工作,录放开关没按下都不能高速复制),等等,能想到的功能都开发了。又将遥控上边设置了一个选择键,可以选择控制9149还是9150可以共用一个遥控,终于弄好了,又是几天爱不释手的欣赏试听,心里真是美不够啊。
    又过了些时日,解压板回来了,又开始改VCD,CD是三洋的全套产品。曾经在买板子回来前就曾经试过,用手头的两块别人送的3210+3207的三线板子改装,结果没有成功,还葬送了两块板子的“前程”因为自从实验后再也没有任何显示了。想不到这TDA7345+3210
+3207新板子竟然这么好安装,一装就成,我用C型黑白变压器代替了主机的变压器,以扩展其频响范围(我当时也略迷摩机,不过没我那位同学那么走火入魔而已)换了不少大水塘和钽电解,省下来的原主机变压器就做VCD变压器用了,效果很好,又是美得睡不着觉了,有了VCD从此就开始搜集各种碟片欣赏了。折腾这套机器里外花了近千元(见后话),为我的维修和制作方面凭添了很多新知识,这些钱花得不冤。不过,无论怎么算也只区区700多元而已,机器470,邮费50,解压板160,遥控15,接收头5¥邮费20,遥控心片连邮费又是几十元,大概算下来已经750了,还不算带电机的电位器15¥,及其他件,与千元之数还差很多,只因为后来用了没多久,有天嫌纠错不好(其实是片子太烂)想增加变压器的功率,和并联7805解决电源内阻,结果因为不慎将7805的输入输出弄颠倒了,结果一块用了没半月的新板子就这样夭折了,我重新回到了CD时代,还遭到父亲的一顿训斥,很快又筹措到一笔钱,又从另外一家公司邮购了所谓的一体化板,而回来后却是TDA7345小板和一块普通的3210+3207的三线板,不过好歹是修上了,又花了200¥,这次教训比罚款还强,我的毛糙的性格更有了很大的收敛,从93年就开始的想拥有电脑,CD或组合音响,VCD,录象机,等几大件的愿望已经圆了一个(准确的说是3个做在一起)了。
    但是毕竟不能老在家玩啊,男人不能老呆在家里不干活啊,于是年前又给找了多个工作的地方,其中也有纯粹是骗中介费的,最终找到一处“长城公司”是专门生产光电阅读机的个人企业,说是企业,其实是租了一大间楼房,里边划分开几处,有车间,机房,会计室,办公室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虽然我这个人比较“面”但我尽力让自己显得稳重,经过面试还是通过了,与几个新来的一起从事焊接和打杂,偶尔也与机房里的两位微机高手探讨点问题,那位年纪比我小点的软硬件专家叫刘颖星,思想比较前卫,跟现在的酷鱼先生差不多,当时还是用的DOS+WIN95,他教我们如何使用计算机还有调用和运行我们的产品的DOS程序,我们都记录了很多笔记,其实当时真的是晕菜了,没有自己的机器,学起来就是慢,何况英语数学我都没及格过,小刘还对单片机(当时是8031)以及音响的音效处理(当时迷什么1812音效处理块〈电子制作〉介绍过)等感兴趣,我们有共同语言,彼此就近乎多了,我最起码比那几个新手多些基础,他们是什么也不懂,刚从技校毕业的。机房还有个女的叫宋丹,戴着眼镜,年纪稍微比我们大点,也是计算机专科的 ,业余研究8031,不过她比较深沉,不象小刘那么锋芒毕露,有什么都往外抖,不藏着掖着,有些叫人难以接近。里边的一位外聘的导师是前无线电厂的退休高工,忘了叫什么了,跟我们电气化的70多岁的电子老师李艳锋是师兄弟,知道我是李老师的门下,所以对我也是比较看中,尤其是头一天上午我就在人前显贵露了一手,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我刚面试完被派到机房观摩,正好这老者正在给刘,宋等几个讲电阻的分档,因为不同的精度需要所以定了不同的规格,正当他说到此处,我就插上了话,试探性的将最低的1级的电阻标称值,和2级电阻标称值背给几人听,顿时引得众人刮目相看,听说当年和珅得宠,也不过是接了乾隆皇一句问话而从此飞黄腾达,(《庸庵笔记》记载:某日乾隆要外出,仓促中找不到仪仗用的黄盖,乾隆责问:“这是谁的过错?”众侍卫都吓得不敢出声,只有和珅应声说道:“执掌此事的难辞其咎!”乾隆马上将他升了职。 )我个人认为,给人打工,第一印象确实是很重要的。
    在长城公司,主要是搞自动判卷的机器的仿制,该机是山东一大学的内部厂生产的,我们主要是负责仿造,有钳工车工各种工种的师傅,我们每天什么都干,可谓是全活儿,按小刘的说法是“车钳铣刨钻,粘电磨锉焊,样样都能来,事事都得干!”我们已经卖出几套了但凡有返修的就由小刘负责修理和最后调试,我们焊的板子最后也由小刘和宋丹在电脑上测试通过(主要是测试40路的光电识别头,16进制的数字代表灰度等级,必要与厂家提供的16进制参数符合),凡是不能通过的都要在提出改进意见后返工,活儿倒是也不难,技术的事我们不管,只是焊接、修改、返工,打杂。如果真的能干长也好,可是正好到15天头上,二号头,是个女的,也是无线电厂的内退职工,在这里当了部门经理,主管我们这些人,那天先是叫我负责将返修的板子焊完,才可以走,问题是我反修的板子只有两块,而小戴的反修的板子就好几块,这倒不是问题,何况就算干不完到了下班时间也得走,因为这些当老板的都一个样,不放心,怕丢东西,人不走完他们不能走,正在我焊着的时候,这二头又喊我干另外的活,我有点上火了,说了句什么话,自己感觉说得很轻描淡写,没有什么针对谁的意思,结果这句话闯祸了,半小时后,她告诉我,“小张啊,咱们的机器现在还没定型,马上就过年了,现在主要是在技术公关方面着手,暂时用不着你们了,你们先领了工资回去吧?过年后需要你们的时候,我再联系你们(其实他们根本就没问过我家的电话),我一听就明白了,敢情现在的老板都会这句话,借口辞人就这类似的话,我心知肚明,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就这样,我什么也没说,领了75¥的工资回家了,如果说上次被辞我的心情,并没有父母预期的那么糟,因为最起码我挣了600¥回来了,这次只干了15天,就这75¥,真苦啊,就为句心不在焉的话得罪了小人,真可谓“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哼!从此我决定来年自己开个店,也过把老板瘾,再不看人眼色,仰人鼻息。
8。自主经营,初涉网络
    筹备了半年之后,我终于在离家不远的东明路选了一间门脸租下来了,300¥/月,水电齐全,我们于6月1日那天,将最后一点东西搬过去,整理好。99年6月2日,一个值得终生纪念的时刻,我的第一个也是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一个店---〈华旺电子技术服务部〉开张了,开业之初还算不错,虽然收费按现在的人看来是太低了,但我坚信父亲的话:第一年,先把脚站住,就算不赚钱也等于赚了,结果价钱一要出来,以后就无法往上抬了,真可谓是薄利多修,不过前几年还算不错,2000年,姑家二表哥来店里玩,建议我学学电脑,以后是个出路,并将他以前用过的,原本是姑表姐给他儿子买的一台12寸黑白显示器,386DX-40/1M内存/5.25寸软驱/40M硬盘的机器,让我弄回来了,我就开始学习DOS了,从无到有,从弱到强,其间还不断的想增加外设,买鼠标和3寸软驱,试图安装WINDOWS3.1E版没有成功,只好凑合用UCDOS6.0,练习打字和DOS命令。因为心无旁骛,所以DOS的基础比较强。打字也一天比一天快,用这个机器还修过彩显和3240打印机呢。
    01年6月,通过一个刚认识的朋友,花2100¥买到一台算不上物有所值的机器,VIA MVP3集成OTPI933声卡的板子/K6-2-300,64M内存,4.3G硬盘,新40X光驱,新小软驱。带MICROLAB低音炮,14的MOBO显示器,还有张小桌,几张软件,从此开始摸索WIN98,与千禧年我的DOS时代一样,学98也吃了不少苦头,动不动就出问题,出了问题就间接花钱请这位中介朋友帮忙(每次请他帮忙后,总是要按市场价卖给我几张旧软件或过期的硬件),后来逐渐掌握后,就不求人了,反倒有人找我,我一向是喜欢这行,有求必应,白干,就是为了赌这口气,让那些自觉得挺牛的,求不动的,和想挣朋友钱的人不那么牛,没有市场。同时我也满足自己的求知欲和所谓的过高档机器瘾。01年年后,我花160¥买了个硬内猫,按上了25¥一月的拨号网,从此可以上网交流了,虽然以前一点也不会,但有了网络这东西,感觉也很容易,几乎没有任何阻碍就能应用自如了,很快就以UFO这个名字,在最初的全国家电维修协会论坛上,交了不少朋友,UFO这个名字火了,大火。从最初的无名小卒到拥有近7000个帖子的中将,全靠帮、求、交流,灌水,从最初的寥寥数语到后来的长篇大论,是网络和网友们的帮助,成就了我的今天。
    02年论坛改版,新版更加实用安全,再没有以前那种乌烟瘴气,祖宗奶奶的骂人的了,网络是可以感染人的思想的,大家都在一个平和的氛围中,互相鼓励互相帮助那是多么融洽和令人感动啊。
9。我的婚姻,时来运转
    好象也就在改版的前后,我于02年劳动节,结婚了,我这个人一向玩世不恭,结婚是在我半推半就,母亲的一相情愿的情况下,草草结合的,双方没有什么感情,也没有共同语言,可以说从一开始就预示着迟早要离的,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一个看电视,一个上网,经常为上网和一些小事争吵,我最不愿意听女人的唠叨更不容忍指责和训教口吻,和无理取闹,如果能容忍就一句话不说,不说话也有罪,对于得理不让人的人,你沉默就是软弱的表现,她挑衅得更来劲,实在受不了就开始吵,一吵急了就告状,要么就回娘家和附近的姐家,所以一年在一起的时间也不是很多,她要么在厂里不回来,要么回娘家去她姐家,对我来说婚姻就是地狱。
    在这一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有个男子来店里找我,说是河西有人介绍他来找我,听说我的技术不错,要我给介绍名电工给他,说他是二院的泌尿外科的韩兴华主任,专门搞电子冲击波碎石机的,一边治疗一边自己仿造这种湛江出的VDSL-5型机器,对电工要求比较高,我考虑了半天,认识的同学和朋友,要么有班上,要么没那么高技术,都没有达到他的要求,于是毛遂自荐,主动请缨,我印象里好象当时他似乎早有预谋的意思,很痛快的答应了。于是我先去看了他的住处和那些半成品,双方定好,一个月工资1000¥,于是我就在他那里干了多半年,又学到了些新东西和前人的化繁为简的一些对数字电路和继电器互锁电路的认识,这种大型的机电一体化设备,从微电到强电,到高压,机械装配加工,操作调试,每一步都亲身经历过了,确实很有意思,最终完成了2台样机,这位老板在金钱和诚信的选择上,他选择了前者,不断哭穷,连着拖欠了6个月的工资,甚至因为工资不能发放,先后将跟随他几年的得力手下,从许昌医某科学院高薪聘请的,签了合同的负责B超操作定位的小周和一个学员都先后赶走了,又也用暂时没活儿,等卖了机器就给你发欠你4个月的工资(他一直认准了我给他干了5个月,第一个月为了给我点甜头说是借钱给我发工资,后来虽然中间因为卫生部派人查他私造医疗设备,让我断续歇了一阵,也不过十天半月的,我听我父母的,没跟他争爱几个月几个月,反正门市照开,也有点收入)软赶我走。后来卖了机器他用1万六买了辆小车,却仍不肯给钱,我的房东在他后来开的诊所旁边有买卖,认识他,所以将秘密告诉我,我去找他要钱,他还说没有卖,是借人用去了,没给钱,我对他的最后一点好感也彻底没有了,但依旧没跟他闹,知趣的回来了,后来他就躲了,我和母亲多次找他都找不到,最后一次终于堵住他,我母亲逼急了他,最终同意先给三千,三千给完后从此他再也不到店里来找我帮忙了。江湖险恶人不知,问君几曾识干戈?
10。虎落平阳,物是人非

    03年后,店里越来越不景气(其实在02年后半年我就想找个工作把店关了),我倒在家迷上了网络,更是无聊的弄了10M空间做了个衡水家电维修网,主要是为父亲招生介绍农校的情况,父母对我的前程十分堪忧,我想找工作,结果到处碰壁,想去新认识一年有余的王老师的店里谋个差使,闲谈时提了一句:想找个工作,不想开店了,如果你需要,我也可以过来打工。不知道是他以为我开玩笑,还是怕因为待遇问题伤了网友的感情,或者没听清楚,所以没有正面回答,我没有求人的习惯,更不会求第二次,所以继续开店继续谋事。04年的12月,因为夫妻感情破裂,与相处两年半的她,宣告和平分手,我彻底解脱。整天用塑料焊枪大量的拆废旧板子上的元件打发时间,等活上门,后来索性破罐破摔,整天与房东及几个小哥们、老头,无业游民们开了赌局,每天都是乌烟瘴气的,意志消沉到了极点。

    11。峰回路转,涅磐重生

    06年的年后,从网上认识了宁志平先生,起初是文字聊,后来没想到他竟然将电话打到我家来了,说实在的,在此之前,我从不相信网友会面的那种事,虽然我交了那么多天下的朋友,不过都是只闻其名而已,偶尔有几位相交颇厚的也不过是电话里给些忠告,或者是聊大天的,更多的还是在虚拟世界里的交流,看了人家的店的照片,我是自惭形秽,宁师傅第一次电话就盛情邀请我去廊坊,我真得感觉很郁闷,他请我干吗呢?我自己的毛病又多,去了不净是笑话吗?电话那头死说活劝非要我去,我本想含混着推掉就算了,觉得无非是句客套话罢了,人家真稀罕你去啊,不料宁师傅还真是较真的人,不去不行,要么让你父母跟着来,要么我派人去接你,我是真的没法子拒绝,后来就有了那《廊坊游记》11篇,自从来到廊坊,在新的环境里逐渐的适应和提高,宁师傅的人品,待人处世的哲理,与员工之间的感情,管理的经验,交友的挚诚......我从他那里要学得很多,我前半生,对于我从事的事业,有很大影响的老师有7位,我父亲,各种杂志刊物,班主任徐英华老师,电子李艳锋老师,电拖苏占清老师,网络,和宁志平先生,而对我影响最大的也恰恰是宁师傅,短短八个月,体力方面:我从搬21的电视不肯上楼,到直接搬25的电视上楼,与人合作搬34的机器上下6楼,技术方面:从最初的小家电,老彩电,到如今的大屏幕,部分新技术,已经熟练掌握。卫生方面:基本上能保证工作平台表面干净,正在与其他人一起不断的与时俱进。自立方面:完全独立,“自食其果(绝非贬义)”而且时间观念很强,8个月只迟到一次,还是因为回家返店的第二天,手表出问题了。荣辱观教育在我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和发扬。
    12.鸟尽弓藏 改弦易辙
    07年的3月底,正好是来廊坊的整一年,发工资那次谈话将使我永生难忘。因为毕竟他是一位商人,不强调客观,后半年的入不敷出令我也已萌退意,待他进行了2个多小时的两人之间的长谈后,我很痛快的接受了他这番谈话的中心思想---离开。
    一年来的虚与委蛇,为他宣传,每篇文章的字字句句都在其密切注视之下,不写吧?那是任务,当初有过承诺的,不然凭什么给你配电脑报网费啊!写吧,本人的脾气就是看到什么写什么,专门抨击社会的反面人物,按他的话就是笔下无好人,但作为他的宣传工具(私人的新华社),绝对不可以这样搞的,经常是一篇文章发出去,次日就找我算帐,责令改正。确实很累啊。如今终于把人家捧成网络红人了,咱这夕日的网络红人现在让他的追捧者们,哦,或者说是我的夕日粉丝们,贬得放个P都不响。利用价值已经没了的人,也该功成身退了。
    离开廊坊我来到北京,在二环内的东四六条附近的总参军训处的工地上,担任电气监理工作,一边学习一边干,虽然还没取得监理员的培训证,但已经取得了一次南京方面安排的培训和考试的资格。虽然这个专业对我来说无异于另起炉灶,困难多了,但毕竟不整天象个三孙子似的看人家颜色,谁得着谁数落的,除了甲方和我们总头,其他人不是平级就是下属,感觉自由多了,工作清闲,工资稳定,吃住不愁,没事可以出去转转,买件也方便,观景也随心,水电上网也不用花钱,每星期的2天都是可以歇的。知足了。


发表于 2018-1-23 00: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要顶,在数码之家就经常看你的大作,这回移师仪表论坛了
发表于 2018-1-25 17:56: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羁的风yb 发表于 2018-1-23 00:23
这个要顶,在数码之家就经常看你的大作,这回移师仪表论坛了

哈哈哈,在这边,我把早年发在家电维修那边的帖子和近两年发数码的帖子都弄过来了,新论坛相对较快,可以铺开了发,哈哈哈
发表于 2018-1-27 15:28:18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2018年了,前辈再出个后续版本触电30年怎么样
发表于 2018-1-27 17: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236165 发表于 2018-1-27 15:28
现在2018年了,前辈再出个后续版本触电30年怎么样

哈哈哈,后边就没太多可写的了,很平淡了
发表于 2018-2-8 22:27:25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感慨万千。太险恶了。各位珍重吧。
发表于 2018-2-9 11:39:20  | 显示全部楼层
PHP99 发表于 2018-2-8 22:27
读了,感慨万千。太险恶了。各位珍重吧。

人生处处都是坑,
发表于 2019-10-8 23:04: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惑之年,有这么多感悟,都在笑中谈,受益非浅,谢谢!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赠表规则
服务支持
DT830百度云资源
DT830优酷自频道
关注我们
电测仪表群:323237937
数字万用表群:491266551
仪表爱好群:81271024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